导航菜单

首页 >  动作电影 >  威尔史密斯的电影“大头娃娃”再现,谁之过?

威尔史密斯的电影“大头娃娃”再现,谁之过?

图片说明:威尔史密斯的电影“大头娃娃”再现,谁之过?,。

文丨圳论评论员 赵强这两天威尔史密斯的电影,湖南郴州再现“大头娃娃”威尔史密斯的电影的消息冲上热搜。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一家母威尔史密斯的电影婴店,疑将“倍氨敏”固体饮料充当特医奶威尔史密斯的电影粉销售(特医奶粉是一种专门针对患病幼儿的特殊奶粉)。两份由第三方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倍氨敏”产品标签检测合格。永兴县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向媒体记者表示,产品的检测是按照国家标准,这个产品是合格的,可在市场流通。三聚氰胺没有再现,假奶粉也没有再现,多少有些让人欣慰,但令人凌乱的是,“大头娃娃”终究是再现了!更叫人吃惊的是,被家长们当作“特医奶粉”来喂养孩子的固体饮料,居然是合格的。那么,错都错在消费环节,怪都怪家长们没有辨识能力,“大头娃娃”与人无尤?事实当然并非如此简单。实际上,这已经不是郴州市第一次出现固体饮料假冒婴儿特医奶粉的情况。在2019年,郴州市就查处过一起使用“舒儿呔”的固体饮料假冒特医奶粉案件,当时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曾有6名工作人员因此受到处分。而《新京报》《人民日报》等媒体,在去年更报道过多地多起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的事件。例如,自2019年5月6日起,《新京报》记者就以过敏患儿家长身份对北京部分医院及周边进行实地走访调查,发现在3家医院的院内商店售卖标称宁波特壹食品有限公司、青岛金大洋乳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具有一定功能性质的“配方粉”,还有医院的医生对相关产品进行推荐。经查询,这些“配方粉”实为固体饮料,均未取得特医食品的注册资质。《人民日报》则直接点名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涉嫌虚假宣传,生产三无“特医”奶粉等产品。媒体披露的信息,涉及到不同地区、不同生产企业、不同品牌名称,充分说明以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绝不是个案特例,而是一种污染了特医奶粉整个行业的恶劣现象。而这种现象之所以能够不断被复制,迅速扩散蔓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套路与明目张胆的制售假奶粉不同,具有很强的隐蔽性,逃避打击能力也因此变得更强。据相关专业人士披露,一些没有婴儿奶粉生产资质的无良厂家,却一心想赚取婴儿奶粉的钱,但婴儿奶粉,特别是特医奶粉的进入门槛很高。迈不过去怎么办?于是心生一计,先以固体饮料的形式注册备案,以食品的形式进行生产。产品包装上再饰以卡通形象、婴儿形象,玩起了婴幼儿奶粉的“超级模仿秀”,但这不是为了娱乐,而是为了进入婴幼儿用品店,误导消费者购买。当然,仅仅如此还不足以令消费者步入消费陷阱。还需要有些医院医生的配合和婴幼儿用品店导购员的引导。有些医生的配合手段是很“高级”的——出于自我保护的需要,他们尽可能不直接向家长推荐去买某某产品,而是以暗示的方式,建议家长去买符合某些特征的产品。而医院附近的婴幼儿用品店里正好就有这样的产品。接下来,关键的一步就要看婴幼儿用品店里导购员的推广“功力”了,他们会打消家长们的疑虑,让家长“心甘情威尔史密斯的电影愿”地将固体饮料当作婴幼儿奶粉买回家。从形式上看,是不是很“完美”?固体饮料生产合法,产品合格。从生产厂家到医院里的某些医生以及婴幼儿用品店,彼此勾结,就像一路上撒下青草,将羊群引向屠宰场一样,将消费者引入早已挖好的“消费陷阱”。不同之处在于,这近乎完美的安排,几乎没有痕迹。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有深入追查,才能真正显影现形。固体饮料,一般人饮用了,可能真的有益无害,但混在婴幼儿用品店里,被当作婴幼儿奶粉甚至特医奶粉成为婴幼儿唯一的营养源,则无异于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不良商家为了牟取高额的利润,完全不顾惜孩子们的身体健康。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不仅鱼目混珠,扰乱市场,危害儿童,还愚弄消费者,透支社会信用。对这一丑恶现象,有关部门不能仅仅作为个案进行锯箭疗伤式处理,而是要下定决心,花大力气深挖猛打,打掉把固体饮料“包装”成特医奶粉的整个利益链。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阿拉蕾演什么电影_为什么海啸不像电影_最近天长有什么电影--毛氏电影资讯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威尔史密斯的电影“大头娃娃”再现,谁之过?

文章地址:http://www.konaresearch.com/dongzuodianying/94.html
有关热门【威尔史密斯的电影“大头娃娃”再现,谁之过?】的标签